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经典文章

对话首届山西散文名家奖获得者聂尔(图)

2018-07-12 17:21编辑:3gpsms.com人气:


对话首届山西散文名家奖获得者聂尔(图)

聂尔,本名聂利民,1961年生人,现供职于山西晋城市文联,任《太行文学》主编,兼任山西省散文学会副会长,晋城市作家协会主席,晋城市围棋协会副主席。著有散文随笔集《隐居者的收藏》《最后一班地铁》《路上的春天》。曾获首届全国青年电影评论征文一等奖(1985年)、赵树理文学奖(2010年)、第八届山西省文艺评论一等奖(2012年)、首届山西散文名家奖(2012年)等。


对话首届山西散文名家奖获得者聂尔(图)

中国华侨出版社,2001年


对话首届山西散文名家奖获得者聂尔(图)

花城出版社,2009年


对话首届山西散文名家奖获得者聂尔(图)

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,2012年


一、生活和阅读


问:什么时候起,您开始被人称为作家,这个身份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?自从您拥有了这个身份以来,您的生活和精神发生了什么变化?


答:我一直对作家这一称号怀有矛盾心理,不知道这是一种身份的焦虑,还是童年和少年时代的压力始终未能完全解除。仅靠写作或相关的技能来挣一份生活,无异于不劳而获:你吃的粮食和穿的衣服是从哪里来的?“文革”期间乡村学校的伙伴们的质问从未完全消失。别人在人造小平原上来回奔忙地劳动着,而我只能做一份记工分的活儿,这样的一种羞耻感一直伴随着我。后来读马拉默德等犹太作家的小说,明白犹太知识分子必须身兼一份写作之外的职业,这让我不无遐想:如果我能一边做一个鞋匠,一边写作,那有多好。但我手笨,几乎不会做任何事。很多年前的一天,路边的一个鞋匠招呼我,他可能想跟我聊聊,我却莫名其妙地拒绝了他,只顾自己走路,回到家我后悔了一阵子:可能并非所有人都是自我的影子,但确实有这样的人。另外,现在很多时候,我觉得自己像是在刺探别人的隐私,同时也在兜售自己的隐私。必须忘记这种感觉带来的不适感才能写下一点东西。因此,“作家”就像一位无形的魔术师手上的一顶帽子,我们只能任由他给我们戴上或摘下。不过,这种身份和命运的飘忽感也有它的奇妙之处。


问:纳博科夫认为生活只是一个非常滑稽但残酷的玩笑,在您的散文中有时也能体会到类似的荒诞意味,您怎样看这个观点?


答:纳博科夫有点像俄罗斯小说中的“坏蛋”,我们在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里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坏蛋,他们是上帝的另一面,是撒旦。纳博科夫本人比那些坏蛋还要既聪明又恶毒一些,这就是很多人读纳博科夫会感到不适的原因。没想到我的散文中居然也有这样的影子。我想我们无论写多少散文,其中的主人公只有一个,就是这个世界本身。而这个世界的确有点疯狂,哪怕我们用最善意的眼光看它。有一位研究生曾经问我,难道生活真的有那么荒诞?我们又何以抵抗呢?我当时嗫嚅着回答他说,大概我们所能做的只是写出它来。


问:您说最崇拜和喜爱的作家是托尔斯泰和卡夫卡,他们从哪些方面影响了您?您怎样看待他们?他们建造的世界跟您的生活之间是否有某种联系?


答:托尔斯泰的小说如同阳光照临的世界,他小说的开头像某一天的早晨,而他的结尾则像是一次旅行的结束。他的心理描写的那种分寸感,过去被称作心理辩证法的,如同光打在物体上,质感和阴影都有,恰如我们平常人对世界的感知方式。他的世界既不像陀思妥耶夫斯基那样过度的阴暗,也不像莎士比亚那般狂暴,不像现代派那样内倾,又比一般古典作家多了人的丰富性。他的叙述节奏如同日光的挪移和季节的变换,正好可以唤起人对于世界如其所是的那样一种惊叹和慰安。托尔斯泰是站在现代与古典门槛上的大师。我对托尔斯泰的领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在对现代文学的阅读之后回望他巨大的身影,才更清楚地看到了他的位置。


卡夫卡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现代性的梦境,深渊,黑暗,温暖,不乏光亮。卡夫卡朴实的句子如同梦中的树枝,可以让人切实地抓住它,像一只猫在木头上抓挠它的猫爪一样,我们可以凭借阅读卡夫卡来认出我们在梦中的处境,并且把我们用以抓挠世界的爪子磨得锋利,这样我们就不会从悬崖上掉下去。他的回环曲折的流水一般闪光的悖论,是梦中的舟船, PK10计划,它所提供的并非绝望,而是西绪福斯式的希望。


(来源:优美文章)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已推荐
0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www.3gpsms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